欢迎您!
主页 > 彩霸王 > 正文
历史回顾:“”集体事件
日期:2019-10-04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这张照片上的女孩叫陈果,她生于1982年,从小接受中国的传统民乐训练,并在国际比赛中获过奖。她1999年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如果一切顺利,她应该在2003年毕业。然而发生在2001年年初的一场灾难性事件彻底改变了这个女孩的命运。现在人们看到的陈果已经面目全非,她不仅远离了她的学校和音乐,甚至永远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陈果:平时每天护士长为我做理疗,就是膝盖那个关节的疤痕软化,软化它,那种理疗,然后陪护阿姨还天天陪我们散散步,陪我们看看电视,读读报。

  2001年的1月23日,在中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人员的集体事件。陈果就是这一事件的参与者之一。这次事件不仅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也彻底改变了其他所有参与者的命运。2001年的1月23日,到天安门广场的一共7个人,他们来自中国的河南省开封市,他是是刘云芳(男 57岁 河南省开封市无梁庙街5号居民)、王进东(男 51岁 河南省开封市原矛盾集团职工)、刘葆荣(女 54岁 河南省开封市原色织厂职工)、还有两对母女陈果(女 19岁 中央音乐学院学生)和她的母亲郝惠君(女 河南省开封市中学教师)、刘思影(女 12岁 河南省开封市苹果园小学学生)和她的母亲刘春玲(女 36岁 河南省开封市顺河区居民)。其中刘思影的母亲刘春玲被当场烧死。

  刘思影在几个月后因烧伤引起病变,经抢救无效死亡,死时只有12岁。陈果和她的母亲郝惠君被大面积烧伤,经抢救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已经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王进东是中等面积烧伤,目前正在恢复之中。在这次事件中,刘云芳和刘葆荣未遂,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上了的路呢?

  刘葆荣(天安门事件参与者):的经文说,现在就要走出来了,你走出来你就难以圆满。

  刘葆荣提到的是一个被称作““组织的创立者,这些事件的参与者都是他的追随者。他们都称为师父。使他们相信,在地球之外,还有一个天国世界,人的生命来源于那里,只要跟随他修炼,去掉人的一切,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就能回到那个天国世界。

  刘葆荣:圆满就是去天国世界,那个世界是最好了,在这里多脏啊,都不是修炼人呆的地方。

  要想去天国世界就要放弃人的一切,2001年1月1日,在《忍无可忍》的经文中,又说,忍是可以为真理舍弃一切。

  刘葆荣:他在美国讲法里都说了,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只能是人,我们也是按照这样去做。

  要求他的追随者,必须反复阅读他的著作《转》及其所谓的经文,不能看其他的书,并且只能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阅读和交流。

  刘云芳(天安门事件参与者):师父每一次来经文的时候,我们都是几十遍,几十遍地学,每个字每个字地学,学了以后,承悟它的内涵,一层一层的不一样,你看一遍不一样,看一遍不一样。

  刘云芳从1995年开始练习“”,由于他刻苦努力,开封市的“”练习者,都称刘云芳是的大弟子,最早提出要到天安门广场的,就是刘云芳。

  刘云芳:就在我静静地学法的时候,在学法的状态下,就进入状态,就是“元神”到北京了,到北京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往身上浇点汽油,喝点汽油,就把自己焚了。

  这是2000年春季,刘云芳在读《转》这本书时,脑子里出现的一种幻觉,因为在《转》中,充满了一些含糊不清,和缺乏逻辑关系的概念,以及虚幻景象的描述,当一个人注意力高度集中,并非常专注于它时,就有可能在暗示和诱导下,产生某种幻觉,而却告诉他的追随者,这些幻觉是真的,是天国世界的反映,要想实现圆满回到天国世界,就要放弃人的一切,直至生命。

  刘云芳(天安门事件参与者):原来练功的时候,他悟到,宇宙是我,我就是宇宙,可是这个“我”字是私,必须修掉它,后来他的心性标准达到标准够了,他用这种火,把整个“我”字烧掉了,私也烧掉了,这是个层次的展现。

  刘云芳通过读《转》使自己认识到必须通过这种形式,才能提高自己修炼的层次。

  刘云芳:那就是你学法的时候,谁能带你,除了师父能带你,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修到这个层次,师父的这层东西都给你了,你也到了位置上了。

  刘云芳将自己从《转》中悟到的东西告诉了当时和他一起修炼“”的薛红军和王进东,

  王进东(天安门事件参与者):人家老刘修得好,修得高,他出现这个状态,就是他的境界,他的层次,达到了有那么高。

  他们经常在王进东工作的画店进行聚会,交流修炼“”的体会,很快王进东也悟到了,到天安门广场是修炼的最高形式。

  王进东:是《去掉最后的执着》以后,就是《去掉最后的执着》这一经文当中,使我受到启发。

  在2000年8月,发表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着》在“”人员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他在这篇经文中强调要放下生死。

  王进东:根据师父的经文,师父讲过,其实修炼最终的修炼,其实是放下生死,就是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当时用这种形式,悟出这个理的不是我一个人,小郝,也悟出了,她也跟老刘谈了。

  郝惠君:因为师父说每一句话都是法,他说的我们照着他去做,就一毫一厘都不会差的。

  郝惠君:因为师父说的是线年的年末,在美国公开露面,先后发表了两次讲线日,又发表了经文《忍无可忍》,在这篇经文中,他鼓动他的追随者要舍弃一切,的经文在他的追随者眼里,就是最高的圣旨,这些经文坚定了刘云芳等人准备的决心,2001年1月16日晚,他们在开封火车站集合,薛红军到火车站送了他们。

  薛红军(天安门事件参与者):我说刘大姐,我们天上见,刘葆荣呢,就说天上见。

  当晚刘云芳等一行六人,乘坐郑州开往北京的1488次列车,于2001年1月17日凌晨5时到了北京。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读书的陈果将他们安排在北京市门头沟区一处由““人员提供的住所,在17日到23日这几天中,他们一直在做的准备工作,他们将买来的汽油分装在14瓶这样的塑料瓶里,一人两瓶,并准备了打火机,他们约好1月23日14时30分在天安门广场统一行动。

  刘葆荣(天安门事件参与者):原来规定是两点半行动,我就在大约那个时间,大家动手就这样吧,后来我的表可能停了,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等了多大会儿,我看见都不动手,都不动,我就想动,我就把瓶口拧开了,拧开了一个,我就想拿起来这么喝,我也就喝了有半瓶吧,喝了想往身上洒。

  她的行为被执勤民警及时发现并被制止,当刘葆荣被带上执勤的警务车时,王进东点燃了身上的汽油。

  正在民警集中扑救王进东身上的火时,另外两对母女也点燃了自己,由于执勤民警和武警战士的及时扑救,火很快被扑灭了,同时执勤民警还发现正准备的刘云芳,北京市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及时赶到现场,将他们紧急送往北京市积水潭医院救治,虽然进行了及时抢救,天安门事件仍然造成了两人死亡三人重伤,从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中可以看出,天安门事件,是“”练习者为了追随他们的师父,在的各种经书和经文的暗示和诱导下,制造的一场人间悲剧。但是这场悲剧发生后,“”组织总部就立即发表声明,否认天安门事件和“”有关,说这些的人不是“”人员,这些人是被中国政府收买的,同时他们又通过他的编辑部,指令在中国的“”地下组织,要他们派人到河南省开封市调查参与天安门事件的人员情况,并且形成了一个秘密的特别报告。杜芳是“”组织在中国境内的一名骨干分子。

  杜芳(“”骨干分子 ):老周给我一个纸条,纸条不太大,就是有信纸的四分之一那么大,上面写着的七个人的名字,说了解一下这几个人的基本情况,是不是练“”的,还说是上要,然后我就给开封的功友打了电话,让他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杜芳联系到河南省开封市的“”骨干分子冯海军,将七个人的名单告诉他,让他在开封市立即进行调查,同时郑州市的“”骨干分子司美娥,也接到了指示,让冯海军去开封市调查这七个人的身份。

  司美娥(“”骨干分子 ):当时冯海军说,我是开封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们去也不熟,当地地方也不熟,他就一个人回去了。

  参加天安门事件的七人中,冯海军原来就认识刘云芳,王进东和刘春玲,刘思影母女,并和他们一起交流过练功体会,冯海军在通过其他的人员核实了郝惠君和陈果母女,还有刘葆荣的情况后,很快就写了一份调查报告。

  这时杜芳和那个叫老周的人,已经来到郑州市,在郑州市西郊这处“”人员租住的房间里,和冯海军碰了头。

  杜芳:就是写了这的七个人的基本情况,确实是练“”的,我看了以后,他写得比较罗嗦,我给他稍微改了几句,精简一下,然后交给老周看了,老周又交给马乐,让马乐发到上去。

  马乐是郑州市“”骨干分子,由于他精通计算机,专门负责和在美国的总部及编辑部联系。

  马乐(“”骨干分子 ):这个消息反正是,当时给我以后,我就通过电子邮件,就向发送了。

  马乐把他们对天安门事件的调查报告按要求发给了“”组织的总部,和编辑部,“”组织总部在接到这个报告后,已经很清楚天安门事件是“”人员所为,但是他们却仍然发表声明否认参与事件的人是“”人员,并且职责事件是中国政府制造的,天安门事件是对“”的诬陷,“”组织的这种态度,让这些参与事件的人非常失望。

  刘葆荣: 我们绝对是弟子,我一开始都是从看《转》开始,他的经文我一篇一篇都在看,我也是按他说的去做,真的,在认认真真地在修,我光看《转》我都看了300遍,从市北区同德花园到远洋风景小区坐几路公交车天天都钻到里头,非常非常大执着,真的,家里事什么我都不管,他要让放下名利情,最后再放下生死,我真的是一步一步这样走过来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去天安门,我更不会去。

  刘云芳(天安门事件参与者):这个修炼的人,他只要是自己按照法去悟的,坚持自己悟的是正的,到了最后,他会得到老师认可的。

  尽管的这些弟子对他们的师父仍然忠心耿耿,但是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师父及其“”组织总部继续伪装自己,他们制作了很多这样的宣传材料,在这盘录像带中,他们编造了天安门事件的几个疑点,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刘春玲到底是死于,还是死于其它别的原因,他们将镜头放慢,指出这个飞起来的物体是一个重器,由一个穿警服的人扔过来,砸向刘春玲,继而他们提出疑问,刘春玲是烧死的,还是被打死的,下面我们也将这个镜头放慢,可以看到这飞起来的物体是从这个倒下去的人的胳膊上甩出来的,是软的,可以在空中飘动,不可能是什么重器,显然真相是很容易辨别的,同时“”组织还说,王进东不是修炼“”的,他的腿盘的不对,但是王进东却并不这样认为。

  王进东(天安门事件参与者):有的人说我的时候腿没有盘,说不是弟子,腿为什么不是双盘呢,他说是收买的,难道还有人收买,买人的命去死吗。

  其实“”组织很清楚,参与天安门事件的人,是受他们的纵容和支持,只是他们不敢承认而已,因为一个组织总需要漂亮的幌子,承认自己纵容他人无疑是自我暴露。王进东及其家人原来都曾痴迷“”,现在他们对及其“”组织有了新的认识。

  王进东(天安门事件参与者):当时就是说,在师父的经文,过去师父经文一个劲地下,都是让走出去,从长春讲法,一直到最后《去掉最后的执着》,还有后来一直,从网上下的经文都是让走出去,因为什么,因为自己在圈子里迷,痴迷了,一直所有的思维,人的正常思维没有了,在里面被他的思想控制着。

  王进东:因为他所下的经文里面,都是圆满,其实还是他让你放下人的执着,还是勾起一个最大的执着,就是圆满。

  王娟(王进东的女儿):勾起你比常人要得到更好的东西。在人间你得不到的东西,修炼能得到,所以自己就全部身心地投入懂啊修炼中去,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放弃人间的一切东西。

  王进东:其实是隐藏得很深的一种自私,其实回想起来,这个自私,其实打着一个漂亮的幌子。

  王娟:当时我的日语老师,一知道我修炼,他就告诉我,你修炼本身就是执着,就是自私的。

  王进东:就是王娟的一个老日语老师,对王娟挺好的,他本身,的书,他都买了很多,他为了研究买了很多,他说王师父,你看这书我都有,我看了,他说纯粹是个大骗子,他说从他的语言结构,从他的语法,他根本都不规范,他说他很多的名词都是剽窃了佛道两家的词汇,最后他主要是敛财,他说世界的组织,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他说你早晚一天,你们会后悔的,到了最后,一再交代,千万注意,不要自杀和杀人,当时我都说,我都觉得很可笑,我说我清清亮亮的人我怎么会自杀呢,杀人我更不会,我要做一个好人我怎么会杀人呢。

  王进东:98年上半年的事,结果现在想起来,王娟的日语教师,才是一个真正的智者,所以说当初要是听他的话,就好了,现在后悔莫及,因为自己固守的东西,自己很执着的东西,认为是无比美好的东西,到头来是什么呢,到头来不就是自杀和杀人吗?

  自杀和杀人并不是王进东等人当初修炼“”的愿望,但是以做好人为名,以所谓的圆满为诱饵,使他的追随者最终走上了自杀和杀人的道路,这正是世界上所以组织的共同特点。从大卫考雷什的大卫教,麻原彰幌的奥姆真理教,到,人民圣殿教都是如此,当初所有追随这些教主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落入了一个致命的陷阱,他们都被虚假的真理所蒙蔽,最后走上自杀,杀人和暴力的道路。

  2001年的5月30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组织、策划、煽动、帮助这些“”人员到天安门的人,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于2001年7月19日开庭,经法院依法判决,刘云芳,王进东,薛红军被判有罪,刘葆荣犯罪情节轻微被免予刑事处罚,目前刘葆荣已经回家,和家人团聚。

  王进东:当然这是一个很英明的一个决断,如果任其下去,可能类似我的事件发生得会更多。

  悲剧不能重演,天安门事件的发生,给全世界敲响了警钟,必须从这个事件中汲取教训,如果不汲取教训,不相信组织的发展会给人类带来灾难,那就会重蹈覆辙。我们的社会就不会安宁。

财神爷| 香港大红鹰| 心水论坛| 创富心水论坛| 黄大仙救世网| 同福心水论坛| 118图库| 藏宝图| 新铁算盘高| 一肖中特| 牛魔王| 创富图库| 水果奶奶论坛| 金多宝| 开奖结果|